热门搜索: 防水 | 防水公司 | 防水材料
访谈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访谈专栏 > 【我与防水30年】陈宏喜:我在防水行业学习、求索与追梦的40年

【我与防水30年】陈宏喜:我在防水行业学习、求索与追梦的40年

发布时间:2014-12-08 | 发布人:中国防水企业网 | 点击次数:8463次
 


  我原是湘潭市五中的教师,因工作需要,1975年开始涉足建筑防水,到今天,已连续在该行业学习、求索与追梦40年,酸甜苦辣百味俱尝。曾在两个新材厂担任过10年厂长,在12个防水材料厂或防水工程公司兼任总工,研发了10多种化学建材与新型防水材料,设计或指导防水施工约500多项(栋),编制施工方案或防水投标文件300多项,参与7个防水材料标准的制订。也荣获过全国科学大会、省科学大会奖励与“建材部(局)科技情报积极分子”荣誉。

  40年的拼搏与探索,经验、教训、故事多多,现选择一二,与读者分享。

孜孜不倦学习 日益扩大视野

  我于1957年毕业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只懂得如何教书育人,转行前对防水材料与施工所知甚少。步入防水行业后,我深感专业知识与技能贫乏,必须从零开始努力学习。

  1973年,我在湖南大学主持27米跨预应力钢筋混凝土屋架破坏试验的施工,结识了成文山、罗国强、黄伯瑜、张传镁教授,在他们的启迪与指导下,我自学了制图知识、力学知识与建筑常识,为日后处理防水工程奠定了土建基础。

  1976年我们工厂(湘潭新材厂)研发塑料油膏投产后,深感化学知识不足,我便自学《无机化学》,率领同事听电教《有机化学》课程,并聘请湘潭大学老师到工厂讲授《普通化学》数月,在此基础上我利用晚上系统攻读《高分子化学》。

  1976年后,为了开发化学建材,工厂派我走访上海南汇防水涂料厂、上海油毡厂与武汉油毡厂,又派我参加省内外有关建设系统的技术交流会,学到了防水材料生产与施工的不少知识。

  上世纪70年代,我国防水材料品种不多,只有油毡与沥青玛王帝 脂,成熟的防水涂料很少。我厂开发塑料油膏以后,生意兴隆,1976年在《建筑工程材料》第2期杂志上刊登《塑料油膏》一文后,影响了全国防水界,来信咨询如雪片飞来,工厂扭亏为盈,企业初露锋芒。在河南建材研究所有关专家的建议下,原国家建材总局于1978年在湘潭市召开“全国防水科研协调会”,褚承祖、徐昭东、蒙炳权、陈艾青等防水前辈就我国新型防水材料的科研与发展作了重要发言,使我茅塞顿开。1981年“协调会”第二次来我市召开,牛光全、姚国芳、冯际斌及第一次会议有关人员出席了会议,并商定成立“全国工程材料情报讯息网防水密封材料专业组”,由我厂与河南建材所出任正副组长,我与邓超工程师负责处理日常事务。

  1979年我受邀参加了原建材部科技情报司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建材科技情报讯息交流会”与在苏州召开的“全国新型建筑材料及试验性建筑技术经验交流会”,北京会议约200位代表出席,苏州会议有360多人参加,两次会议资料丰富,发言精彩,使我受益匪浅。

  此段时间,我啃书本,外出考察,参加有关会议听取行家发言,使我扩大了视野,也让我萌发了长期从事新型防水材料生产应用工作的想法。

  1984年《中国建筑防水材料》杂志创刊,一方面我挤时间选读有关文章,得到多方面的防水知识。另一方面,我于198419861988年三次被聘为杂志通讯员。以后因工作变动中断了近10年的联系,2011年又受聘为签约作者。30年的情缘,杂志为我“输血”、“充电”,帮助我成长,我也借用杂志平台发表了30多篇防水专业文章。从2004年起,我摆脱了行政管理与经营施工的繁琐事务缠身,专职从事防水技术工作。从那时起《中国建筑防水》我期期阅读,几乎每篇文章都要过目,重要论文多次复读,从中汲取知识,把握国内外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的发展脉落,了解新标准、新规范,掌握行业新政策,知晓企业新动态。静而思之,如果我不读《中国建筑防水》,只能是井底之蛙,不知行业内外,跟不上时代进步。值此撰文回顾之机,谨对杂志表示深深的感谢与良好的祝愿。

  1984年,在九江成立了“中国建筑防水材料工业协会”,我因事未能出席,但我厂仍然被推选为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单位。自此以后,在协会领导和秘书处的关怀下,我本人多次参加协会年会与防水技术交流会,获得了学习交流的机会;也曾先后推荐多个单位加入协会或参加协会举办的活动。防水协会为我国防水行业的发展起了高铁动车组“车头”作用,今年也是协会成立30周年,借此机会祝愿协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根据自己的基础与工作需要,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还进修了湘潭市科委举办的“高等数学”、“日语”培训课程,参加了深圳大学“企业管理”函授。80年代是我自学、进修的黄金时段,每天工余平均学习时间不少于5小时,并作了约20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

  知识就是力量,防水是门综合技术,防水科技工作者应在搞好生产经营与提升工程质量的同时,抓紧时间“学习、学习、再学习”,才能与时俱进。

不断开发新产品 求索防水新技术

  上世纪70年代末以前,我国防水材料与工法落后于工业发达国家三四十年。当时市场上除了沥青油毡以外,很少见到防水涂料、密封材料、防水外加剂及有效的注浆堵漏产品。我步入防水行业后,通过技术交流、行业调查、信息搜索,获取了大量防水行业信息资料。1981年秋,我受邀赴香港指导屋面防水施工,有机会与日本、美国、英国、德国及台湾同行接触,在香港收集了部分改性沥青卷材、高分子防水卷材、弹性防水涂料、粉体防水剂、冷用密封胶、密封条等样品,大开眼界。回到工厂冷静思考后,觉得要跟上形势发展,必须努力开发新产品,力争你无我有、你有我新。

  从那时开始,我不但积极参加省内外有关防水技术交流会、产品展销会,还有的放矢,走访了河南建材研究所、北京建工研究所、冶金部建研总院、四川建材所、四川建工所、上海建科所、湖北建科所、湖大土木系、、湖南建材所、北京老太太油膏厂等单位,登门请教与收集资料、样品。经过分析筛选,决定走厂校、厂院挂钩开发新产品的路子。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厂与河南建材研究所合作,研发了彩色聚氨酯密封膏、沥青胶粉油膏;与湖大土木系合作,开发了彩色苯乙烯涂料、人造花岗岩板材、丙烯酸酯密封胶;也曾与北京建工所接触,拟合作开发高分子防水卷材与单组分聚氨酯密封胶,因多种原因,未能实现。

  与此同时,从1979年开始,我厂不断创新,自行研发了107建筑胶、106内墙涂料、107外墙涂料、内外墙乳胶涂料。后来,又研发了焦油基PVC卷材、焦油基自粘PVC卷材、水性PVC涂料、M1500密实剂、多功能粘结剂等新产品,还研发了SBS改性沥青卷材、SBS改性沥青弹性胶及SBS改性沥青冷涂料等新产品。

  1985年在湖南省建材局与省外经委的关怀下,引进香港中华制漆公司涂料生产技术,并引进了日本、德国部分工装设备,成立湖南省涂料厂,生产应用浮雕喷塑涂料及乳胶漆。从此我厂跨进了国内化学建材正规企业行列,得到部、省、市有关部门的好评、重视与关注,也得到社会的认可。

  在不断开发新产品的同时,我厂重视塑料油膏的深化研究、应用研究及市场开拓,先后研发出适用于不同地域、不同工程部位的10多种配方,产销量连续13年名列国内同行前茅,成为国内最大的防水油膏生产厂。

  当时厂里的塑料油膏生产最早是“两口铁锅闹革命”,两年后受到武汉油毡厂、北京老太太油膏厂的启发,自行设计制造立式搅拌锅设备,不但降低了劳动强度,还大幅提高了产量与质量。1981年开始,我厂与湘潭化工局合作,经过两年的努力,投资50多万元建立了一条年产5 000吨油膏的全机械化、半自动化流水生产线,在国内油膏生产行业树立了标杆,告别了土法生产工艺。

  在开发新产品的同时,我们重视防水施工新工艺新工法的探索,与河南建材院合作研究成功了沥青胶粉油膏气动挤出工法。

(油膏流水生产线一角)

不畏风险 敢于担当

  治理某些“老大难”渗漏总存在不同程度的风险,回避风险、遇难而退,是对社会、对业主不愿承担责任的懦夫行为,是防水工作者不应有的品德。

  1978年萍乡安源纪念馆屋面渗漏严重,威胁革命历史文物的安全。业主邀请我厂治理渗漏。座谈会上馆长明确表示:“该工程搞得好是应该的,说明你厂有治理渗漏‘老大难’的能力;搞不好,不但要负责经济损失,还要追究政治责任,甚至……”在文革结束不久,人们是很怕承担“政治责任”的,因为它与个人前途是紧密挂钩的。我仔细踏勘现场,分析渗漏原因后,明确表示:“我们有把握搞好,愿承担经济与政治方面的一切责任!我来签字立下军令状,有事找我。”后来我们派5名工人,带上PVC弹性油膏(涂料型)与玻纤布,经过32天的艰苦努力,完成了4 000多平方米的施工任务,并蓄水20公分深,观察一个星期滴水不漏。事成后,镇委书记、纪念馆党支部书记、馆长举起装着“四特酒”的杯子把我与我厂党支部书记灌醉了,并把我们送到少奇同志在安源工作时使用过的卧床上休息,当时倍感荣光。

  上世纪80年代初,深圳49层国贸大厦(当时国内第一高楼)地下室三层需要防水,总包方中建三局派技术人员来我厂考察,并希望我厂编制施工方案。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近20米深、规模达3万平方米的地下防水工程,确实缺乏经验。我召集厂内土建、化工方面技术人员商议了一天,最后确定采用PVC弹性涂料与玻纤布做三布四涂(厚8毫米以上)盆式防水,形成整体外包柔性防渗屏障。中建三局认可与采纳了我厂方案,前后使用了300多吨涂料型油膏。三年后我派人去现场回访,总包方说:“我们人事变了,但没有人反映渗漏,希望以后继续合作……”

  1982年,珠海变电站一个1 000多平方米的水池漏水严重,首先找香港某公司进行了踏勘、报价。后来设计单位广东省电力设计院邀我去现场与几个单位的工程技术人员座谈,看我是否有合适的方案解决漏水问题。我仔细踏勘后,认为是基体混凝土局部开裂与排水口基层土质下沉,导致明显漏水。在座谈会上我提出了维修方案与维修概算,多数人认为可行。领导小结时说:“陈厂长,你厂材料质量我们相信。报价只有境外公司的1/4,但能不能解决这样的难题你要慎重考虑,这个工程不单是经济问题,而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的竞争,请你三思而行……”我当即表态:“一定又快又好地治理,为社会主义争气添光!”事后我带3名工人与所需材料,花7天时间完成了施工任务。竣工后蓄满水观察了3天,无明显降水,业主非常满意与赞赏。此后我厂与设计单位合作了10多年,共同完成了300多万平方米的防水任务。

求真务实 探索真谛

  2007年我赴杭州参加“全国屋顶节能工程设计·新材料应用及屋顶绿化技术交流研讨会”,使我萌生要在湖南大力推广种植屋面的心愿。回公司后,我即向株洲市建设局申报“夏热冬冷地区种植屋面工法研究”,不久株洲市建设局批准了立项,并拨款4万元资助项目研究。我立即组织工人在醴陵市金塔商贸城三楼(下面是商场)搞了一个5 000余平方米的种植露台,参照JGJ 552007《种植屋面工程技术规程》的规定,结合乡土实情,富有创意地设计屋面种植,并精心施工屋面各构造层,做到了屋面不渗不漏,4万多株植物生长茂盛,春夏时节百花争艳。但它的隔热保温效果究竟如何?20097120日最热时段,我带着一名工人每天13:0017:00守在工地,用SMART GENSOR AR300感温器与水银温度计,实测地面、空中(距地面1米)、种植土40公分深与20公分深的温度变化,每隔1小时观察记录一次。后来到了冬天也作了类似测试,共收集了近2000多个数据,然后分别绘制温变坐标图,得出的结论是:在醴陵地区,在炎夏季节,20公分深种植屋面顶板上,表面(种植土底面)的温度比水泥制品屋面平均低16.7 ℃(视阴晴雨而变化);寒冬季节(-34 ℃),种植顶板清晨(67时)的温度比无介质顶板的气温高46 ℃。这充分说明了种植屋面具有良好的夏隔热冬保温的功能。


  为准确了解油膏屋面在炎夏时段的温度实况,1978年,我安排一名试验员在湘潭新材厂屋面实测了七、八两月的屋面辐射温度,其中86日下午23时屋面的最高辐射温度达到了74.4 ℃。随后,我们又调研了武汉、海南两地,武汉市的同类数据为72 ℃,海南岛为73 ℃。这样我们对南方炎热夏天的屋面辐射温度就有了一个真实的认识,这些资料也为我国制订、修订防水材料标准时设置耐热度指标提供了可靠依据。

  本世纪我国开发了自粘卷材,其应用迅猛发展,但低温时段自粘时间较长,甚至施工困难。GB 50345《屋面工程技术规范》定性地提出,低温施工时应采用预热后粘贴的方法。为比较准确地诠释“低温”的概念,我与有关人员于2010年寒冬季节开展了一些试验,结论是:1014 ℃,自粘凝固时间较长,需要2630小时基本粘牢;9 ℃下施工,需要34小时以上粘牢。这些数据验证了日本13.4 以下、美国12.7 ℃以下自粘卷材不宜施工的规定,也为编制低温季节自粘卷材施工工法提供了有益参考。

  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防水工作者应做有心人,对新材料、新工艺或规范、标准,多做一些有益的探索工作与验证工作,科学地处理有关问题。

为防水行业服务 终身追梦防水

  知识与技术不单是谋生的手段,更重要的是为社会的发展提供动力,促进社会和谐进步。防水行业的科技人员应自觉为人类社会发展安居乐业奉献知识与技能,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1983年,我与湘钢伍锡工程师代表湖南省硅酸盐学会尽义务为九江福利化工厂创办了防水材料生产车间。1986年,我们工厂无偿为新疆八一兵团七一焦化厂培训了两名防水材料试验员。

(与湘钢伍锡工程师在工地试贴自粘卷材)

  19771987年,伍工与我分别担任湖南省防水科技情报网正、副网长,我们前后组织与主持召开了七届全省防水技术交流会,组织在湘的高等院校、设计单位、省级建筑公司、省级建材建工研究所及防水材料生产厂的防水科技人员,交流防水新材料新工艺,研讨治理房屋渗漏的好经验。我们的作为影响了省内外,并先后得到国家建材局科技司陈燕女士、中国建筑防水协会孙庆祥秘书长的肯定与好评。

  1981年起,我厂出任“全国建工材料情报讯息网防水密封材料专业组”组长,由我具体联络处理相关事务。该组织初期由河南建材所、冶金建研总院防水材料研究所出任副组长,分别由邓超、姚国芳两位专家联络处理具体工作。以后专业组更名为新型防水材料分网,并增选了四川建材所、镇江建筑防水工程公司为副网长,分别由冯际斌专家、杨承忠总经理出面联系处理相关工作。我们5家单位、5位联络人经常在“讯息网”网长单位河南建材院的支持与指导下,从1981年至1992年连续召开了11次全国防水技术交流会。参加该组织的基本成员有8个设计院、15个以上高等院校与科研单位、30多个防水材料生产与施工企业。每次年会均分别邀请国家建材局科技司、中国新型建筑材料公司、中国建筑防水材料公司、中国建筑防水协会有关负责同志陈燕、李淑云、王少南、牛光全、孙庆祥等领导与专家到会指导分网工作。年会先后请叶林标、蒙炳权、张志英、袁大伟、姚国芳、李谷云、陈艾青、田凤兰、王益群、张传镁、刘明霞、洪克舜、黄伯瑜、文清徽、冯际斌、姜彩霞、邓超、陈清亮、陈汉东、王福祥、王友亭、包家庸等专家与科技人员介绍防水新材料、新工艺的科研成果与国内外的发展动向,请有关企业介绍生产与施工新经验,请有关负责同志宣讲防水行业新的政策法规。在那段历史时期,该组织对推广国内外防水新成果、新产品、新技术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我与邓超、姚国芳、冯际斌、杨承忠等人为此做了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

  40年来,我先后兼任过宁夏焦化厂、四川成都塑料化工厂、广西柳州天华防水材料厂、武汉某防水材料厂、山西某焦化厂、河北临城防水材料厂、湖南五个公司(厂)等10多个单位技术顾问,为他们开发新产品、生产经营与承接防水工程出谋划策。早年都是尽义务,80年代中期以后适当收取一些技术服务费。如衡阳盛唐高科防水工程公司,我花了15年时间,把他们引上规范化的防水道路,近几年他们年均利润达20万元/人以上,并成为衡阳地区治理渗漏的“防水消防队”。

  我从2013年春节后正式退休了,但省内外尚有20多个防水企业或防水业务员时常与我联系,我便为他们生产经营与承接防水工程做点参谋工作。

  近一二十年,我国新型防水材料长足发展,防水工法、施工技术也有显著进步,但与工业发达国家仍有一定差距;防水行业尚存在三个“65%”,渗漏率居高难下,防水工作者任重道远。

  我现在已七十有六,但追梦防水事业仍然兴趣浓浓。目前一方面为昆明、贵阳、东莞、长沙几个大型防水工程作技术指导,另一方面还在探索与追梦防水新材料、新工法,求索又快又好解决建(构)筑物渗漏新途径。期盼有生之年,再为我国建筑防水事业奉献一点余热。


(文章来源:中国建筑防水杂志)
评论
共0条评论
>> 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看不清?点此刷新验证码

防水企业网版权郑重声明:
① 本网注明来源:防水企业网(www.cnwen.net)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防水企业网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前必须经本报(本网站)书面同意并注明来源"防水企业网方可进行转载使用,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推荐供求信息
  • 暂无信息